设为首页 / / 工作监督
公告:
中国农村易网是在原《百姓》杂志的基础上由国家一级刊物《农村经营管理》特刊以及国家一级刊物《中国培训》杂志和北京华语宏耀红文化传播公司联合成立、谢谢您光临。,
首页 >农村农业农民
河南西华县政府上演“半夜征地”闹剧
日期:2014/9/19 点击:521次 来源:中国和谐法制网 
 

,

河南西华县政府上演半夜征地闹剧
      本网讯  符合国家政策的土地征用,都是要进行法定征地程序的,比如要发布包含以下内容的征地公告:批准征地的机关、文号、土地用途、范围、面积、征地补偿标准、被征地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补偿的期限等。但在河南西华县,最近却发生政府部门没有履行任何程序,便纠集大量不明身份人员,在公安人员的保驾护航下,三次在凌晨进入本属于西华县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的土地上进行强拆强占,并打伤多人的令人触目惊心事件。
 半夜征地全国首例
    面对满目疮痍,瓦砾遍地的二十余亩土地,西华县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向记者述说政府强占其土地事件时均眼含热泪,声音哽咽。他们说,这些土地是七组村民祖辈赖以生存的可耕地,原来上面种植了各种树木,特别是大量的果树已经硕果累累面临收获,但在201474凌晨三点左右,这些被村民视为生命的土地却被当地政府强拆抢占了。
   村民安长江是这次事件的亲历者,他说当日凌晨,在娲城办事处负责人李新芳、胡新军、支占领(音}等人的带领下,三百多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和居委会工作人员,带着三辆铲车、一辆挖掘机、二十几把电锯,把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种植的1960颗梨树、桃树、柿树强行推倒毁坏,并在夜晚将熟睡的村民李多、李小辉从屋内抬出扔到距离现场一百米外的迎宾大道上,拆毁村民房屋十间。当有村民上去阻拦他们的强盗行为时,马上就有一群人上前殴打村民,并快速将村民抬离现场,娲城办事处书记李新芳{}当时高喊:艾岗乡因为征地喝药死人政府都能摆平,现在把你们这些人打死了活该。有村民试图用手机录像记录下他们的强占行为,立即就被不明人员抢走手机。
    群民们说,政府要是按照国家政策征地,大白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行有关工作,如今在半夜集合社会人员偷偷进入征地现场,这和过去的土匪有什么区别?西华县娲城办事处这次半夜的征地事件,恐怕在全国都是首例。
征地程序严重缺失
 
    西华县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对这次政府征用他们的土地疑问重重。他们说,通过咨询法律人士得知,按照国家政策,征地的一般程序包括:预征告知、土地的现状及确认、征询意见,组织征地听证、征地材料的组织审核及上报、征地被批准后,还要进行征地公告,补偿到位,最后才是交付土地。但在西华县娲城办事处这级政府眼里,这些程序都被省掉了,只是在20138月由村干部向大家说,他们的土地被政府征用了,每亩土地补偿四万四千元,上面的附属物补偿标准也极低。
    很多村民说,在他们被强征的土地周边,地块位置不如他们的都卖到了50万左右一亩,现在政府单方面定价四万四千元一亩,对土地被征用者来说就是一种掠夺。面对政府的强征,村民们多次提出严重质疑,要求政府部门通过合法程序征用土地,提高被征用土地的补偿标准,但面对村民的维权要求,西华县娲城办事处从不给明确答复。在201311月,娲城办事处负责人李新芳就带领社会人员在半夜冲进村民土地上,毁坏果树100多棵,201472,还是在李新芳
的带领下,他们又毁坏了各种树木1960棵。
   安伟等九位村民说,西华县娲城办事处不按照正常程序进行征地,却采取暴力手段,这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在群众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特别是身为国家公务人员的李新芳亲自带领不明身份人员上阵,更是把自己推到了和人民群众公开的对立面。
 多次上访维权无果

   在土地被强占,人员被打伤后,悲愤的村民们来到西华县政府上访。2014714上午,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要求西华县主要领导出面解决他们土地被强占,人员被打伤的事情,但等待许久,都不见西华县主要领导的身影,不说明自己身份的接待人员对他们的倾诉和要求推诿扯皮,赶到现场的娲城派出所民警们更是扯下他们的维权条幅,声称如果再次上访,就要依法拘留上访人员。
    在他们长时间待在西华县政府门前不愿离开的情况下,娲城办事处肖炜(音)书记才赶到现场,承诺只要村民先回家,明天西华县就有一位主抓副县长出面解决他们的问题。但到了第二天,村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的副县长,只是在西华县商务局,有帮据说各部门都有的人员接待了他们,肖炜让村民提出自己的疑问,但面对村民们提出的社会人员谁找的、谁打伤了安长江等村民、强行伐树有无手续等问题,这些人均不进行回答。
    2014718号,村民们再次来到西华县政府上访,这次他们等来的是娲城派出所负责人带领的众多民警,民警扯下他们的维权条幅,说你们如果三次围在政府门前,就要拘留你们了。
    村民安富强说,他们的土地如今已经被占一年多了,政府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没有任何回答,被打伤的三名村民也没有得到任何说法。
 
到底是谁打伤了村民
     在这次娲城办事处强征土地事件中,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共有三名村民被打伤,伤情比较严重的安长江说,201474凌晨,他听说办事处负责人带领人员要强征自己的土地后,急忙和别的村民一起来到征地现场,当时现场周围已经被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围住,当他挤上前去查看自家的土地被推情况时,立即就上来七八个年轻人,按住自己的头部就打,并用脚猛踢他的腰部,致使他受伤住院。村民安琪在试图用手机录像时,围上来抢夺他手机的人员把他按在地上痛殴,村民安金超阻止社会人员看法自家树木时,一些人员对他痛打时,将他的右脚打出两道伤口,后在医院缝合九针。女村民安娜质问为啥强占她家的土地时,一些不明身份者对她也进行了殴打,致使其多处软组织受伤。
     当村民被打后,大家及时拨打报警电话,但本来就在现场的娲城派出所民警们对此不闻不问,事后受伤村民去派出所要求抓捕打人凶手,但接待民警说,派出所不知道是谁打人的,要求村民提供打人者身份。
   如今安长江等被打者已经在西华县公安医院住院二个多月,打人凶手至今没有找到,安长江说,打人者当着那么多政府人员和公安民警的面行凶,难道真的就找不到谁打的吗?这中间恐怕有什么猫腻吧?
 
娲城办事处如是说
 
     对于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反映的土地被强征事件,记者电话联系了该办事处负责人肖炜(音),她说自己在周口市开会,让记者和西华县委宣传部联系,在西华县委宣传部出面的情况下,记者得到了一份落款为将军路社区居委会的材料,材料内容如下:1.9名居民被征收的土地位于县城区迎宾大道与将军路交叉处,为县城老城区和新城区结合部。该宗土地于20119月经省政府批复为城市建设用地(豫政土〔2011993号),可在省国土厅官方网站查询;20125月,县政府下发土地征收方案公告(西征告〔201220号);同日,按照上级政策,县国土局下发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2012〕第20号)。对土地征收标准、补偿标准,我们严格按照省市县政府文件执行,相关手续也在当时以公告等形式,向广大被征收居民进行了信息公开,并得到了大多数居民的认可和同意。
    2.经西华县公安局娲城派出所调查,在征收清障过程中没有出现殴打村民行为,并作出了没有违法事实的终止案件调查决定书(西公(娲城)行终止决定字〔20140020号)。
 3.经居委会多次做工作,且在土地按照44000/亩补偿标准下,根据实际情况对居民的地上附属物,一部分按照补偿标准10560/亩补偿,一部分参照盛果期果园24560/亩的补偿标准予以补偿的条件下,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几户群众拒不领取土地及附属物补偿款。仍然不切实际的一味要求涨价,把政府土地征收当成土地买卖,要求给予40万元/亩价位进行买卖,且提不出任何理由和政策依据;甚至个别群众要求每棵树按照1万元的价位给予补偿;更有甚者1户居民有集体土地2亩向政府要出200万元的补偿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多次深入一线面对面与这几户居民进行交流沟通,讲政策,做思想工作,但这几户居民始终要求按照自己提出的标准进行补偿,拒不领取土地及附属物补偿款。
  我们在征收过程中,严格按照上级土地征收政策,在近98%的群众理解支持配合项目建设的情况下,不能因为一少部分居民为一己之私,不切实际的要求阻碍经济发展。鉴于上述情况,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组织对这几户居民的地上附属物进行了清障。清障后仍然按照原来的补偿标准对这几户居民进行补偿,同时欢迎这几户居民就家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提出符合实际、合情合理的要求,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在国家政策允许的范围内认真予以解决。
    
办事处,你们说了真话吗?
    这份落款为将军路社区居委会的材料,记者在网络上也看到了,但从下面一些明显是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七组村民的跟帖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份答复严重质疑,村民们认为:
 1、将军路居委会将人从屋内强行拉出,并拆其房屋,公然抢夺树木和村民录制证据时的手机,这做法让人不寒而栗。它涉嫌几重违法犯罪,一是非法侵入民宅;二是限制人身自由,涉嫌非法拘禁、殴打他人等违法,三是抢夺公私财物,这三项应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法》的严惩;四是未取得房屋主人同意,公然拆毁他人房屋,并致房屋内的财产毁损,已经涉嫌刑法所规定的故意损坏财物罪,按司法解释,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或纠集三人以上公然损坏公私财物的,必须作为刑事案件立案追究,并且将村民盛果期正挂果的十几亩果树强行推倒,这损失无法统计,不知西华县公安局娲城派出所是通过参与拆迁清障的政府工作人员口述,还是通过受害者口述、公布的照片和视频得出的:终止案件调查决定书(西公(娲城)行终止决定字〔20140020号),难道村民被打伤在西华县创伤医院治疗是假的,所拍照片和视频难道不能证实以上违法犯罪。
 2、将军路居委会在承认清障(强拆新名词)的同时,不忘强调受害人之前要价40万元一亩,更有甚者1户居民有集体土地2亩向政府要出200万元的补偿价。将军路居委会强调这几户农民把政府土地征收当成土地买卖,这是典型的统治阶级口气,这个是很严重的问题,政府就可以把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高价卖给开发商,从中赚取差价,牵走一头牛,赔一只鸡,这又是什么?这是否隐含着一个前提:清障(强拆新名词)是因受害者有错在先?农民被暴力强拆是应该……它本质上,是拿刁民论看待问题。既然当地政府承认网友发帖内容基本属实,那强调受害人漫天要价,用意何在?政府招商、开发,本应造福于民,而目前的情形是,政府为了所谓的发展与政绩,大肆掠夺耕地,没有顾忌百姓的处境,失地农民的生活仅靠每亩不足5万元的补偿,难以为继。对失地农民的安置政府做的到位、补偿的合理吗?
 3、将军路居委会回帖说:鉴于上述情况,娲城办事处将军路居委会组织对这几户居民的地上附属物进行了清障。如果当地政府觉得其拆迁合法,应依《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等法规,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拆迁,而不是由将军路居委会组织强拆,更不应该凌晨三点带人去强拆,未经村民同意强行将村民房屋推到,将村民树木砍伐当场卖与树贩子,从这可以看出你们是对法律多么的无知。
不难看出此事的恶劣。眼下首先要追问的,自然是谁指使三百个人践踏公民的人身自由和财产安全?而目前由拆迁的相关方——当地政府来主持对强拆犯罪的调查,公正性也存疑。因而,在此期待上级纪委、检察院能及时介入,既要查清强拆罪行,更要查清背后可能的权力滥用问题。 
半夜征地事件要拖多久?
    西华县娲城办事处强征村民土地事件,已经延续了一年多了,其中该办事处三次半夜征地,和被征地村民多次冲突,如今双方围绕土地被征事件僵持不下,西华县政府和娲城办事处至今没有给被占地村民一个合理的说法,致使他们无奈地四处上访。其实在此事件中,如果西华县政府部门能合法的履行正规征地程序,娲城办事处的基层干部少一些简单粗暴的工作作风,多沉下身子深入群众做些扎实细致的工作,切实把自己当做百姓的公仆,这么多事情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
    2013年11月26,习近平总书记用一副对联告诫共产党官员:“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习书记说,这对联以浅显的语言揭示了官民关系,封建时代官吏尚有这样的认识,今天我们共产党人应该比这个境界高得多。
     面对习书记的谆谆告诫,河南西华县的官员们真应该好好对照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端正一下自己的工作作风了!

 

,,

页面功能:【 返回上一页 】【 打印 】【 关闭窗口
 
     没有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相应的阿拉伯数字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保持中立。
 
相关新闻:

· 山东:“农保姆”帮五万农户实现“傻瓜式”种植
· 2020年 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
· 江西七旬老人照顾病妻20载 手写8本“病历”
· 留守儿童数量减了 关爱不能减
· 为品牌农产品代言 二十位省部长变身“推销员”
· 饮水安全”+“农村改厕”有效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 100元/月=超值养老套餐 神奇"购买力"怎样实现的
· 驻马店供给侧“改”出农业新活力

 

· 探秘中国网购“剁手党”:10万群体年消费300亿
· 河北迁安:包村干部杨克武指导不力 造成柏庄六年荒芜百
· 河北迁安:柏庄村委前建围墙 是否存在利益链条
· 河北省迁安市柏庄村反映六个问题没有一个依法处理
· 河北省迁安市:照明水利和周瑜黄盖的角色演绎
· 河北省迁安市:对村长欺街占道是依法行政还是挑战国法
· 从共享情妇现象探析二奶与小妾本质区别

热点新闻